天色,在橘紅彩帶之後,逐漸由紅轉藍,


山谷間靜得只有鳥聲,眾人皆酣睡我悄悄起床,


走出貨櫃屋,大口呼吸清新的高山空氣,是一早最振奮精神的補給。




去年十月為追楓,在福壽山短暫停留一天,


卻遇上暴雨,匆忙間遺忘了農場曾經留給我的記憶,


闊別三年,終於在腳踩草叢泥土與仰望天空之際,多年前的畫面逐漸清晰。


 


清晨的「藍茵湖」,靜謐如鏡。



陽光從山頭跳出來,除了星芒般的耀眼外,


更多成份是期待與欣喜。


 


每次到福壽山的感受都不同,但相同的是心境特別清明,


像終結某些煩雜的事物,迎向另一個美好的顛峰。



我和幾個等待拍日出的攝手,在「觀星嶺」上遠眺群山,


雪山群峰和中央山脈環繞的山景,伴著雲羽及逐漸湛藍的天色,


上山來的我們第一句話都是:好美啊。







隨著太陽高升,天空越來越藍,


原來,藍是迎向陽光的色調,不懂為何有人總是把湛藍形容成憂鬱,


對我來說,這麼深邃的藍空,即使得擦再厚的防曬油都願意去親近。



雪山主峰和武陵四秀及大劍山、佳陽山甚至大雪山都近在眼前,


清晨在山腰間游移的雲霧飄散,此時翠綠山色,讓山形變得更清晰,


台灣的高山之美,如此壯麗卻如此貼近。



在山上即使是枯木,都顯得傲立,


 喜歡偶爾甩開伙伴們,獨自享受自由想像的空間。


獨自一人游走寂靜山林,隨著自己的呼吸與步調,或快或慢,或走或停留,


在這幽靜的清晨,獨霸整座山。



遺世山林的高山湖泊「藍茵湖」在藍天出來之後,


名副其實反射湖水湛色,與清晨的靜謐完全不同,如跳Tone的水之珠,


我在當下想像它是天使的眼淚,滿足一番如嘉明湖之美。



當北部平地的野百合,告別春天之後,


中部山上的台灣百合才正盛開迎夏,沿途山徑的草地裡,


不時看到野百合的蹤跡,花瓣背面的深色線條,美如優雅曲線。



五點起床,在觀星嶺拍完日出還不到六點,


此時貪睡的伙伴們也起床找人,我將他們引到山上去看日出,


自己卻緩慢走向天池。


 


早起看到的光影特別不同,隨光線位移,


通往天池的路上星芒在松林間穿梭,沁涼的山風穿過樹稍


頗有涼意的與和煦陽光調和,那是在走完一段爬坡山路之後,很舒暢的吹拂。





站在天池的觀景台遠望營區,


我們住的屋房被群山包圍,徜徉綠意裡。






到福壽山住宿有多重選擇,


可以住小木屋、也可住貨櫃屋,或者與天地為伍的野營,都能讓度假很放鬆。


 


這次我和朋友群選擇可以住上六人的貨櫃屋,


在屋前再搭客廳帳煮三餐,方便極了。




營區中間的水池媲美藍茵湖,周邊長滿貓葉菊,


黃色地毯環繞,不管從哪個角度拍都好美。







蹲在草堆拍貓葉菊的特寫,湖邊的嬉鬧聲突然靜了下來,


孩童的身影在黃花之後逐漸模糊。





用湖光山色形容福壽山之美,再貼切不過,


海拔2500公尺的農場裡,四季皆有不同景色,


這是我來福壽山多次,第一次上山遇見貓葉菊盛開,


湖面倒映山景、人影和藍空,讓我想起多年前在湖邊寫下的「心湖」:


 


「我走進一座山  進入一條小徑


開始一場心靈的旅行


踩著落葉  曬著初冬難得的暖陽


從高處  靜靜的追隨乘著雲朵的藍天


此時  我的心正如那一池湖水


被輕輕拂過的風  不著痕跡的觸動…….


 


過往的心境


再再證明福壽山不管秋冬還是春夏,美得讓人讚嘆








在貓葉菊盛開的營區紮營,


黃色花海就在眼前,多美啊。




在農場的幾天,連不上網路收不到line


連電話訊號偶爾都會飄,果然是遠離塵囂。


 


 喜歡在這樣的氛圍放慢步調,沉浸山林花海間,


在山上感受如秋天的涼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飛兒 的頭像
飛兒

雲飛深處

飛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