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當海洋由灰白轉為湛藍時,


第一時間總是讓人想起海邊的野百合。


 


海風徐徐,陽光不強,我到北海岸探望這些繁星點點,


好快,又過一年,


藍與白,綠與紅黃交錯的色調,是夏天最動聽的旋律



站在高處,聽見東北季風遠離之後的海風,


輕柔得不著痕跡。同一時間,我想起了蘭嶼,


不同於蘭嶼澎湃的海浪聲,白沙灣顯得靜謐許多。




久違的湛藍,告訴我夏天已經到來,


正如昨晚好熱,房間溫度計顯示30度,終於忍不住開冷氣來吹。




每年五月來看野百合,已經是入夏前不遺忘的行程,


看著它們在崖邊恣意盎然,不僅為百合喝采,


也為自己能參與百合的綻放而開心,


就像不再聯絡的朋友,知道他們過得很好,同樣欣然慰藉。




這一季,我學會鑽雨縫,


短暫的晴天便是我和花草會面的時刻,


爬上斜坡蹲拍野百合的丰姿,花瓣微捲卻挺立,


就是喜歡百合生氣蓬勃的樣子。





今年北海岸的台灣野百合比去年晚開些,


我來的時候並未完全盛開,但,每一朵卻是最新鮮,花況最好,


後來,隔了兩個星期我再度開車到東北角,南雅至鼻頭角一帶去看野百合,


崖邊的百合幾乎都開了,只是東北角車多不好停車,只能遠望山邊的白點,


和她們揮揮手,道聲;我來看妳們了。




關於百合的愛情故事不斷被詠頌,不過,


我更喜歡它堅毅的特性,熬過酷冷勁風之後,


是全新樣貌的展現,百合精神值得我每年來向她們學習。




去年我去上海時,


你說:想像著我蹲拍百合專注的模樣,


今年趁你進修去,我又跑來拍百合花,把這一朵野百合特寫送給你。




夏天的酷熱不是大半人喜歡的季節,但我卻喜歡,


夏天我才能在高山上感受到平地沒有的沁涼,


也在夏天我才能看見海天一色與雲彩飛揚的晴空。


 


我已做好萬全的防曬措施,調整最佳的體能狀態,


以野百合和海濱花草的綻放,做為迎夏賀禮。



濱當歸上的紅螢也動了起來



天人菊是東北角最美的彩繪



石板菜是綠地變黃金的功臣,最愛那片黃色地毯。



矮筋骨草的紫,小巧得讓人疼愛,


含苞待放的花苞,像竄出的精靈




茅毛珍珠菜



裂葉月見草




 


那天,站在麟山鼻的最高處遠眺,富貴角的風車依然轉動,


白沙灣的海灘靜得沒有留下足印,所有場景在一年之後似乎都沒變,


但,我的心變了,再度來到相同的地方看海,


我比去年更踏實,幸福。


 




延伸閱讀

麟山鼻。野百合。 



 


PS.


部落格裡臥虎藏龍,在此結交了不同領域的格友,


讓我在遇到疑難雜症時,總有達人能幫忙解惑。


謝謝sowell大哥及劉大哥幫我解答,


濱當歸上的紅蟲為「紅螢」,謝謝你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飛兒 的頭像
飛兒

雲飛深處

飛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