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練習曲」中有句經典名言:有些事,現在不做以後就不會做了。


在我走進大自然賞花拍花的同時,也有所感觸:


有些花,現在不賞不拍以後就再也看不到了。


新店當藥就是如此。





秋天除了秋高氣爽,也是新店當藥盛開的季節,


去年第一次看見紫色花海,還為它取名為「甜姐兒」。


難忘那紫得秀麗,甜得迷人的小花,今年特地再上獅仔頭山去探望,


卻發現,長在坡壁邊的大片花海全被當成雜草鏟除得精光


只剩零星幾株長在半山腰,那片秋天的紫成為絕響





花開取代季節的分線,也記載人們過往的記憶,


透過花開花落連接時間與空間的匆忙,是生命中不用刻意去喚醒的點滴。



 

好快,又過一年,每年都想上山探望這些花朋友,


和它們說說這一年來,我在山下的日子,


也在登高的過程讓我再記住這一刻的美好。





即使,只剩零星幾株,即使,光線不足距離有點遠,


我也要留下它最初的靦腆和最美的容顏,


長在崖邊的野生種新店當藥,垂掛式的綻放,


想對它說:妳是這一季最美的花。






和幾個愛爬山的朋友,在獅仔頭山仰望登山口的翠綠,


 「裡白樬木」的小黃花,像傘狀迎接蔚藍。 



「狼尾草」的恍惚



「竹葉草」的紅色小花,讓秋天的山裡很繽紛。





站在高點往北看,可以看見101大樓和觀音山,


如果這裡不是摸黑的山頂,肯定是看夜景的好地方。


 


即使,過了一年,再爬相同的山,還是有新的驚喜,


沒拍到整簇的新店當藥,這趟登山竟也看見不少野生蘭,


新發現足以讓爬山的腳,在上上下下的步道上,忘記休息。





去年,眼睛裡只注意新店當藥,


今年再上山,我將視線放寬,發現叢林裡竟藏著很多野生蘭,


「台灣根節蘭」是我的首拍,


這一長串黃色花串,在綠色闊葉林裡特別醒目。



「台灣根節蘭」最盛開的花期已過,蒴果尾端已經略顯枯萎。



我和朋友蹲在它前面觀察很久,清秀的花形讓人想多看一眼。




有個格友曾經說:我們不是植物專家,不一定要知道花名,


但要懂得看見它,懂得欣賞它的美。


 


我在山上看見沒開花的野生蘭,一時間還真叫不出名字,


沒關係,起碼我知道它是蘭花的一種,


我知道它開花之後會很美,先拍回家再說。


 


「白鶴蘭」的蒴果,呈紡綞狀,飽滿的綠色果實很討喜。





再過三週「綠花肖頭蕊蘭」的含苞,將會開出黃綠色的花串,


據說,一株綠花肖頭蕊蘭,可以開出將近七十朵的小花,


而且會散發出如風信子般的香氣,希望屆時我有機會親眼目睹。




山上的芒花還沒全部轉白,在逆光中卻閃閃發亮,


有初秋的蒼茫,一種天地遼闊的舒暢,隨著風觸動心房。





下山時,在登山口遇見山路越野超跑賽,這群超跑好手,


從另一個山下跑到獅仔頭山登山口,再往另一個山下跑,


來回兩趟總共四十幾公里,他們的體能太厲害了,


跑山路比爬山更累,讓我們在一旁不禁大喊:加油。








如願的在入冬前,再爬一次獅仔頭山,


這不只是爬山而已,也帶著我的心登高望遠,會見老朋友。


 


涼爽的初秋,讓我在山上埋藏壓力,


然後,輕快下山。

 


延伸閱讀

甜姐兒~新店當藥



獅仔頭山尋花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飛兒 的頭像
飛兒

雲飛深處

飛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