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登山露營的朋友,五月份相繼因公司旅遊、公差出國,


整整一個月各分東西,那段時間我和另外兩個在台灣的同學,


就在台北近郊踏踏青、喝喝下午茶。


終於他們全回來了,


一個月不見如隔三秋,學長趕忙帶大伙到尖石露營歡聚去。





一個月沒好像有說不完的話,


從台北到新竹尖石,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大家的嘴巴沒停過。


學長很厲害剛回國馬上知道哪兒有新營區,帶著我們轉過髮夾彎一路攀升,


視野也跟著越來越好,大自然的山色雲彩最讓人心情愉悅。


遠眺前方,視野遼闊,


同一時間,聽說中南部正在下大雨,北部很幸運還能看見如此藍天。


 


在這樣的高處如果遇到地震是怎樣的情景?


隔天清晨五點鐘大家還在睡夢中,被一陣天搖地動給搖醒,


救命啊,我最怕地震,


聽說新竹才二級,可能因為地勢高搖得真的很厲害。




香杉營地是一個新的營區,海拔將 七百公尺 ,


所有營位都有遮蔽,我們只搭了帳蓬連客廳帳都省下來,


第二營區還有游泳池是小朋友夏天玩水消暑的好去處。


 


整個營地被杉木林包圍,從第三營區往上走可以通往瀑步和巨木;


往下走則可以通到老板養羊、養雞的小農場,當我們在附近閒晃時,


巧遇老板的小羊溜出來吃草,看見我們馬上抬頭張望,樣子可愛極了。



被搖醒之後,大伙也睡不著,


索性就張羅早餐,吃完準備走步道去。


 



通往瀑布的林道綠意盎然,遠遠的就能聽見水聲,


潮濕陰暗的環境也正野生蘭生長的地方,


才剛走進步道不遠,就看見「細點根節蘭」族群。 




出遊前才剛在格友風信子家看過「細點根節蘭」,


風信子說新竹是野生蘭的大本營,


果然沒錯,一走進尖石的林道就驚喜連連。


 


由於剛在她家看過,一眼就能喊出「細點根節蘭」的名字,


果真是個穿著白禮服的氣質美女,優雅的在林道旁舞動。



細點根節蘭一叢當中有幾支花莖會開著花,


而每一個花序有10~35個花苞,花朵並不是一次同時綻放,


而是由下而上一次展開3~8朵,這輪開完另一輪則蓄勢待發準備接著開,


整叢植株完全開完要一個多月的時間,花期算很長。




近看細點根節蘭,是不是覺得她很像優雅的仕女?


有眼睛、嘴巴、順耳帽,敞開的雙手、穿著大蓬裙的雙腳,


走往瀑布的途中一路相隨,在每個停歇時與我們驚喜的遇見。





花莖從假球莖側葉間抽出,花朵白色,微泛紫暈,


背面有綠色細斑及黑褐色細毛,花瓣及萼片小且半開,唇瓣特別大。



大伙漫步在原始林中,聊著旅途中的趣事和出差時的所見,


透過登山的步伐,讓呼吸和言語在話題中達到平衡,


沒有陽光曬進來只有潺潺溪流伴隨;沒有距離的問題只有真情露的友誼。




人生除了愛情、親情,友情也是不可缺的元素。


一路扶持所產生的力量,往往比愛情更堅定,


不管未來如何變化,我們相約要白頭到老,以個人的力量擴展到家庭。


 


寂靜的山林,因為有我們的七嘴八舌,熱鬧極了,


清晨的芬多精給人沁涼的清新,一路上除了細點根節蘭,


我也在某個轉彎處看見「寶島羊耳蒜」,深紫色的小花,生長的地點在半斜坡,


如果沒有抬頭往上看,還真是會和它擦身而過。



寶島羊耳蒜,蘭科羊耳蒜屬。


花朵大半為紫紅色,有些則偏綠,蕊柱白綠色,


花莖由新芽上方呈現包捲狀,再由尚未完全展開的幼葉內伸出來,


細看它的花形有點像蝴蝶翩翩展翅。



「細點根節蘭」和「寶島羊耳蒜」都是我的首拍,


步道上光線不好,要拍這種長在陰暗處的蘭花,真是不容易對焦。


 


但是,對於愛花的人來說,一切都很值得,


走段山路就能遇見珍貴的野生蘭,可想而知我有多開心。



杜若



普刺特草的果實



毛果竹葉菜,不起眼的野花,卻美得很夢幻。


每次走進山林間,大自然美學油然而生,處處是美的化身。




商陸



像不像烤熟的玉米串



能在這裡遇見「水冬瓜」,驚喜不已,


小巧粉色的花,從樹幹上竄出來,讓人想多看它一眼。






竹林與杉木林交錯的尖石山區,不只植物生態豐富,


一路翠綠的清涼,更是夏日避暑的好去處。


 


我們在瀑布前端坐很久,大口呼吸著負離子,


這群剛回來的朋友,也在家鄉的山林間找到久違的歸屬感。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生涯規劃,好不容易全員到齊,


這次輪到我要遠行,以這篇「尖石遇見野生蘭」做為暫別的文章。


 


這趟出去,下個月初才回來,來不及跟大家道別,


我家花草多,不在期間有空的格友幫忙除除草,



如果去的地方網路能通,就上來和大家哈啦,


不然就只能等我回來再找格友們敘舊,珍重再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飛兒 的頭像
飛兒

雲飛深處

飛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