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北橫公路31.1K處轉進蜿蜒的產業道路,一路下切直達大漢溪河谷,


跨越溪谷的水泥橋之後開始爬升,此時車子已經從北橫公路來到對面的山頭。


 


旋轉方向盤的同時,從窗外望出去,


驚覺,「之」字型的山路,形成的是群山峻嶺環繞的深山之美。


 



白天爬完夫婦山,手腳雖然酸痛,


但不減大家秉燭夜談的興致,吃過晚餐之後,


坐在營區前方的觀景台遠眺山下的夜景,雖然這一晚的能見度不算太好,


卻也依稀看見桃園及林口台地,甚至連機場都看到。 





「雪霧鬧」好美的名字,


而這裡的景色也和部落名字一樣,經常雲霧繚繞。


 


泰雅族人以母語稱之「Sibunao」,意思是多霧之地


而老一輩的說法是,早期族人在這裡種植花生特別豐美,


因此當地族人也以母語「bunao」,花生直呼地名。


 


後來日治時期改稱為「色霧鬧」,這裡每逢冬、春寒流來襲之際,


偶爾會下瑞雪,因此族人決定將「色霧鬧」改為「雪霧鬧」,


讓這裡的雲霧和瑞雪美景更符合部落的名字。



清晨的山巒靜謐祥和,陽光穿過森林落在稜線上,


雲霧翻山越嶺如緩的河,慢慢掩蓋山頭,


此時海拔1450公尺的雪霧鬧,


空氣清新極了,聽不見人聲,只有鳥鳴在山谷間迴盪。




雪霧鬧的山頂有兩個營地,


分別是「松野」和「雅渡」,他們是親戚關係,


松野在上方視野遼闊,可容納較多營帳;


雅渡在下方有遮雨蓬是個小而美的營地。


 


因為春天天氣不穩定,


所以我們選擇在雅渡搭營,有遮蔽不用怕東北季風的狂風酷冷,


後來也證實我們的選擇是對的,在夜晚7度的低溫下,


營區的洗滌台竟然有提供熱水,讓洗碗變得好幸福,


我們愛死了前方的觀景台,


那一晚我們在觀景台上看夜景、觀星、賞月亮。





營區有好幾棵紅楓,在迷霧中紅黃綠交錯,


有初春和深秋的恍惚,沾惹一夜的露水,泛著動人的楓顏。





吃過早餐之後,大伙在營區附近閒晃,


放眼望去盡是水蜜桃園、海芋和烏皮九芎勾勒出來的山野風光,


還有群山環繞的青翠景致,我們邊走邊閒聊,


看見岔路就彎進去探險,竟也在幽靜的小路上驚喜連連,


這兒的花花草草真多啊!





「石月」木通科,在中高海拔圖鑑上看過它,


秀麗的花形就如名,嫻靜如月,當書本中的花朵出現眼前,


而我又一眼認出它時,那種雀躍無法形容。



狀元紅



長萼瞿麥


( 與我的大頭照玉山石竹不同,長萼瞿麥的花瓣裂片明顯比玉山石竹短,


蒴果包覆在萼筒中,所以,不是玉山石竹,請不要再誤以為我拍了近照喔 )


 



阿里山五味子



白頂飛蓬



阿里山卷耳、台北堇菜、蛇根草



鬱金櫻



普賢象櫻



水蜜桃花



在步道上看到一棵高大的「台灣泡桐」,深藍色的天空下特別醒目耀眼,


只可惜高得拍不到特寫,掉落一地的紫色花瓣,是春天的凋零,


似乎提示著我們,明年賞花,請早。



我在撒落一地的紫色泡桐中尋覓,當花朵被無情的風雨吹殘,


墜落的剎那,已經很難再回復最初的樣子,


只能猶記當時的風華絕美於記憶裡。  




雪霧鬧位於桃園復興鄉,屬於高義村的一個聚落,


然而,它與北橫這端卻隔著大漢溪,成為最深山的泰雅部落。


 


這裡的族人以種植水蜜桃、柑橘和高山蔬菜為主,


我們在一戶民宅前看到盛開的「檸檬花」,


粉紫的、白的開得繽紛,還有結實纍纍的香水檸檬。





抬頭仰望,


白匏子用耀眼的色彩,反射陽光的金黃,


陪著我們在部落尋幽,也引領著我們走進離天很近的秘境





架設中的水蜜桃園




站在部落的高處遠眺,南插天山、盧培山,北插天山、卡保山綿延成峰,


將近1500的高山裡,


離繁華很遠,離簡樸快樂的天堂卻很近。








當學長提議到雪霧鬧露營時,我的第一個反應是,


春天去那裡會不會冷死了?應該夏天上去避暑才對吧。


 


被連哄帶騙跑了一趟探之後,後來我是舉雙手贊成來這露營的,


因為這兒的靜謐與群峰交疊,讓我等不及夏天的到來,


想即刻上山感受春天的雲瀑之美。


 


雪霧鬧的族人大都集中在山腰的教會一帶,


我們住的營區是整座山的最高處,


遠離塵囂,沒幾戶人家,卻有最美的視野和清新的空氣。


 


偶爾離開都會的喧鬧,來趟部落巡禮,


會發現生活的質感不在於寬度,而是深度。


 


 


 


延伸閱讀



夫婦山尋蘭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飛兒 的頭像
飛兒

雲飛深處

飛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