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腿好了嗎?今天兒童節耶,要不要去兒童樂園坐咖啡杯?」


哈哈哈,透過話筒聽到這樣的玩笑,讓躺在床上賴床的我,


笑個不停突然清醒了過來。


 


望望外頭,是大晴天耶,


我的腿早就沒事了上陽明山啦,我想去找葉下鈴鐺。


朋友一頭霧水???什麼鈴鐺?


 


她們不知道,我想尋找的是,落入凡間的鈴鐺 ~ 萎蕤和山寶鐸花。



這群平時一起露營的朋友,好像已經習慣軍事化的快速,


掛完電話一聲么喝,一個小時之後,大伙已經在約定的地點集合完畢。


 


一見面大家就虧來虧去,妳的腿好了啊?你的手不痛了呀?


笑聲爆滿整車,看著外頭這麼藍的天空,怎能錯過如此晴朗的天氣,


當然殺上陽明山,不過可不是去竹子湖看海芋,而是帶她們漫遊步道間,


陪著我尋找心中的珍貴花朵。


 


一走進菜公坑步道,映入眼簾的是成群的「通泉草」。



菜公坑是一條非常好走的步道,走得快20分鐘就攻頂,


不過,我們的目的不是爬山而是來尋花,除了通泉草,


「台灣山菊」也是步道中最醒目的植物,


等到秋天時,這裡將是一片黃色花海。



這群同學和朋友常常看著我邊走步道邊拍花,


跟拍之下似乎也拍出興趣,會一起討論花名。


 


我常覺得爬山需要點動力來支撐意志力,


追尋山頂的遼闊視野或一路的奇花異草,都是讓爬山更衝勁的元素。


 


這個季節上山,在闊葉林下常常會到看「七葉一枝花」,


此時,正是它開花的時節。



看到這樣的綠色植物,很難想像葉片下暗藏玄機吧。



看到了嗎?葉片下藏著一長串可愛的黃綠色鈴鐺。


 


「萎蕤」的「蕤」唸ㄖㄨㄟˊ,意指草木花朵下垂的模樣,


百合科,黃精屬,多年生草本植物,


而「萎蕤」的名字由來,是因為植株於地面上的部份,


冬天會枯萎,所以名為「萎蕤」。



雌雄同株,會開2-7朵,花下垂,成繖形花序,而花冠鐘形,


有時單朵排列,有時又 兩兩 成串。


 


我去得早,大半萎蕤都含苞中,這串鈴鐺中只開了一朵。




它們像小孩子盪著鞦韆,在風中盪來盪去,可愛極了。




這一株最奇特,有獨生女、龍鳳胎和三胞胎,


大伙住在同一個屋簷下,雖然搶食營養還是很均衡,


大都開花了呢。




我努力的蹲拍,低到趴在地上了,


因為光線問題,還是拍不到萎蕤的花心,只能欣賞它的鐘形花冠,


像不像掛在窗前的鈴鐺?




我的心中有一畝田,


春耕的同時,也將山上看到的奇花異草種到心裡,



隨著我浪跡群山高嶺,繽紛心靈。


 



去年秋天探訪菜公坑步道時,「萎蕤」的莖和葉已經化為地上肥,


寒冬過去,它們從土裡竄出來,用綠色的葉、黃綠的花迎接春天,


大自然的生命力,堅毅得讓人敬佩,


「萎蕤」伴著春風起舞這是我們第一次的相見歡。





從菜公坑晃到大屯自然公園,再走回二子坪開車,


春天的陽明山好溫柔,儘管陽光展露熱烈的火力,


徐徐山風卻輕拂得讓人舒暢。


 


做足功課,帶領大家晃到「夢幻湖」,


尋找另一朵落入凡間的鈴鐺~山寶鐸花。



剛走進步道,就看到兩隻「竹雞」悠閒在散步。


~ 終於讓我遇見牠,在陽明山爬上爬下這麼久,


第一次正面看見不怕生的竹雞,以往總是一看到我們靠近就溜進草叢中。


 


牠盯著我們很久,


似乎在疑問:「這是我的地盤,妳們怎麼闖進來了」?


 


是啊,沒從冷水坑上,也沒從七星山東峰岔過來,


而是從另一條鮮少人知的大馬路通往夢幻湖,


因為我想用最快的速度找到「山寶鐸花」。




和竹雞道別後,繼續遠眺一路的山景上山,


就在路旁的山坡看見「山寶鐸花」。


 


像垂掛的黃色鈴鐺,隱身在綠色草堆中,


山寶鐸(ㄉㄨㄛˊ)花,百合科萬壽竹屬,


是台灣原生特有種植物,屬於保育類花朵之一,


因花形似古代的樂器「鐸」,所以名為「山寶鐸花」。



它的莖、葉、花果,在秋冬會完全乾枯,


只留下地下莖在泥土中過冬,次年的春天才重新抽芽,


只有在開花結果期,才看得到山寶鐸花的真面目。





去年他跟我提起「山寶鐸花」,錯過開花期我在獅頭山並沒有找到,


今年,無意間發現陽明山上有它的蹤跡,或許想紀念某些存在於心中的深刻,


我上山尋它,為曾經的錯過圓一個夢。



「山寶鐸花」比「萎蕤」好拍,起碼拍得到花心特寫,


這張很清楚的呈現雄蕊6~8朵,緊貼花瓣基部;


柱頭二裂,花絲細長,長約1~1.4


而花藥線狀橢圓形,子房則倒卵形。



花瓣掉落後,果實不大卻清晰可見,呈綠色球型。




 和「萎蕤」一樣,花朵長於葉片下,像一串串鈴鐺,


優美的姿態只在春天綻放,錯過將連身影都找不到,


得等到來春再見。


 


拍完「山寶鐸花」之後,我好像吃了一頓花草大餐,滿足極了,


春天登高尋花,是非常愜意的事。






南國薊



斯氏懸鉤子



攀木蜥蝪



黑端豹斑蝶



這些花蝶蟲伴著我們走到夢幻湖,湖水不像秋冬時充沛豐潤,


綠色藻類佈滿湖面,少了夢幻多了翠綠感。








從冷水坑下山時,陽明山的小徑蜿蜒在山巒間,


我與這群同學,在陽明山上享受了一個賞花的童玩節。


 


而「萎蕤」和「山寶鐸花」,這兩朵落入凡間的花朵,


讓我心中的那畝田增加色彩,也讓下山的腳步輕盈雀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飛兒 的頭像
飛兒

雲飛深處

飛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