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問我,喜歡怎樣的情人節?


我會回答:與其去燭光晚餐,


不如陪我上山賞花、尋花,陪我走段山路看山景,我會更開心。


 


周末,和幾個朋友到台中參加喜宴


原本打算喝完喜酒留在台中順遊景點,隔天下午再回台北,


就在周末晚上閒閒沒事晃到臉書,發現有人分享「台灣胡麻花」,


等了一年終於開花,開心極了,當下和朋友商量,


決定周日清晨吃完早餐就飛回台北,直奔陽明山尋花去。




去年秋冬,在鞍部無意間發現「台灣胡麻花」的果實,


從此知道鞍部有胡麻花的蹤影,昨天直奔上山的目標就是這裡,


當我靠近路旁的崖壁,看見整路延伸到二子坪都是小白花串,


而且數量多到數不清時,驚喜不已。


 


陽明山,不只櫻花盛開,


還有更多美麗的野花等著竄出頭來迎春。




所有的花,只要冠上「台灣」兩個字,大概就知道是台灣特有種,


而我,也對特有種的植物特別有興趣,


總覺得是土生土長在這塊土地上,特別有感覺。


 


「台灣胡麻花」,顧名思義就是台灣特有種,百合科胡麻花屬,


喜歡生長在潮溼陰冷的山壁上,


叢生根生葉,花莖從葉基中央長出,是繖形花序的頂生花,


一株胡麻花約有5~10朵的小花組成,2~5月是花期,


此時的鞍部含苞的、綻放的都有,小巧可愛白得很醒目。






 花被6枚,花瓣呈線狀倒被針形,花藥紫色,


花朵會因光照強度不同呈現白色或淡粉色。




山邊外陽光普照,偏偏胡麻花喜歡長在陽光照不太到的地方,


沒有用微距鏡很不好拍,加上花朵向下又是白色,花心常常對不到焦。




「台灣胡麻花」是我的首拍,跨越寒冬等待開花多麼讓人欣喜,


看著這一片山壁上的小白花,不禁讚嘆,


即使生命短暫都要開在最美時,


即使拍得不是很美,都要留下剎那的璀燦。



去年手腳慢,不但在平等里沒看到昭和櫻,


頂著七八度低溫上山也沒看到馬醉木,


今年早早做足功課,馬醉木一盛開就去一睹真面目。


 


呵,和我想像中的馬醉木很不同耶,以為它長得矮矮小小,卻長的可不小,


滿樹的白色小鈴噹,想不多看它一眼都很難,


只是,只能「遠觀」不可「褻玩」,它可是含毒的植物。




「台灣馬醉木」,杜鵑花科馬醉木屬,常綠灌木是台灣特有種。


全株有毒,尤其以果實最為劇烈,據說馬兒因誤食而昏醉,因而得名,


不知道人吃了會醉?還是一醉不醒?


 


雖說它是有毒的植物,


但開花時,一個個像鈴噹狀的小花串掛在樹上,實在很討喜。




這一天同時拍到最想看到的「胡麻花」和「馬醉木」,


覺得這一趟中北行很值得。


 


我像小孩在撲滿裡存入一個個十元硬幣


儲存的花卉品種越來越多,豐富性也越來越增加,


這是一個無價撲滿,陪著我存入生活美學。




「垂花茉莉」馬鞭草科,海州常山屬,


花瓣像張開翅膀的蝴蝶,含苞卻像珍珠,


以圓錐狀花序下垂而成串,第一眼看到它就被吸住了,


翩翩起舞的樣子真美。



果然是茉莉派系的傳人,同樣散發淡雅的香氣,


優雅的姿態茉莉花不相上下是動靜皆宜。





比起會開漂亮小花的花種,「短角冷水麻」是遜色了些,


但走在步道上不時看見它成群結隊出現,很難當作沒看到而漠視,


這天我蹲下來仔細看清楚它的長相,發現一個有趣的事。


 


不但葉子對生,呈現十字對稱的生長方式,而且雌雄異花,


雄花開到一半時,花絲會向花心折屈狀,花被裡包著肥肥的白色花藥,


朋友說這就是在傳遞花粉,挺有意思的。



在長滿胡麻花的山壁上,同時看到「小毛氈苔」,


是毛膏菜科毛膏屬的草本食蟲植物,


看到沒?


葉緣及葉面長滿了細密的腺毛,而這些細毛會分泌黏液來捕捉小蟲,


很不可思議吧,自然界裡的植物各有一套生存之道。


 


 夏秋間它會開出粉色和白色的小花,


到時再上來看它的另一番模樣。




順著鞍部散步到二子坪,這裡依然是陽明山的高人氣景點,


左看「面天山」、右望「大屯山」,


走進二子坪視覺感官總是很自然的放鬆,


大伙坐在草地上吃著台中帶回來的太陽餅,享受初春難得的陽光,


把生命花在美麗的景物上,很踏實。





植物都有族群生長的習性,


鞍部是「台灣胡麻花」的地盤,到了二子坪就換成是「蛇根草」的天下,


這個季節五星級的步道上長滿白色蛇根草,又是一簇簇的白花世界。




通泉草



這趟尋花記中,另有新發現。


 


在通往向天池的路上,看到樹幹上長滿像芝麻小麻糬的東西,


一顆顆排列有趣極了,學長發現後,大家全聚過來研究,


半透明狀的果實上有著小黑點,到底是什麼啊?




回家上網搜尋了一下,


原來這長著小芝麻顆粒的樹是「長梗紫麻」。


 



「長梗紫麻」,蕁麻科紫麻屬常綠灌木,我們看到的芝麻小麻糬,


其實是花謝之後花被片變成肥厚而透明的果肉,保護著一點一點黑色的瘦果,


據說果實還挺可口的,不知道是真是假,查證後改天來吃吃看是什麼滋味。  




糙莖菝



申跋



與其說是上山尋花,不如說是藉花尋幽,


晴朗的天氣來趟沒有壓力的踏青,真是舒暢。


 


我們在百拉卡觀景台上,遠眺竹子湖及頂湖梯田景觀,


空氣中除了有前晚下過雨後的清新,還有淡淡的硫磺味,


吸引著我們的腳步上來,擁抱翠綠群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飛兒 的頭像
飛兒

雲飛深處

飛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