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在電影院看完魏德聖將音樂結詼諧,拍成「海角七號」時,


                對於他下一部要開拍的「賽德克.巴萊」抗日霧社事件充滿期待。


               

                     所以我們決定到惠蓀林場旅遊時,其實我心裡盤算的,


                                   就是想順道探訪電影裡的「賽德克族」,


                                     座落在仁愛鄉互助村的「清流部落」。


 


                   「清流部落」的居民,就是1930年日本對原住民屠殺


                                           「霧社事件」的遺族


 


                             日治時期,日本人稱這裡為「川中島社」,


                                      賽德克族人自稱「路谷邦部落」,


        而國民政府來台之後,看見北港溪清澈的溪流,稱這裡為「清流部落」。 




       


             經過族人七十多年來墾荒闢的努力,於是有了現今富麗的樣貌


                    居民以務農為主,牌樓前的「川中島」成了歷史痕跡,



                       而壁畫上所呈現的原住民圖騰,卻依然清晰可見,



                    如今的「清流部落」已經是一個充滿人文生活的落。



 


           我們的車子從投80縣道左轉進部落時,映入眼簾的是一望無際的稻田,


                    陽光灑落在田野間,散發出金黃的光芒,幾乎不敢相信,


                 只是轉個彎,居然能看見一個群山環繞,置身山谷裡的仙境!



 


          


        


       


 


                         部落的街道寬敞而潔淨,整個村落被群山環抱,


                                 北邊還有眉原山屏障和北港溪環繞,


                          這是一個自給自足、獨立而嫻靜的快樂天堂。


 


       


 


                          我站在田野間看著村落屋房,與山巒連成一線,


                                   這支原屬泰雅族亞族的「賽德克族」,


          在歷經霧社事件之後,經過全族人的努力,才有了現今富足的生活環境 


 


         



       


                  跨過重劃橋,這裡有原鄉保留地第一個完成農地重劃的區域,


                                     也是仁愛鄉內唯一的水稻專作區。


 


                         不只如此,部落裡還規劃有賞梅、賞鳥、賞蝶區,


                         我在十月的秋天裡,看到第一朵提早綻放的梅花,


                         相信梅花季的清流部落,一定是一片雪白的景象。


 


       
       


 


             霧社事件中抗日英雄「莫那魯道」的圖騰,刻印在派出所外的牆上,


                                這是族人世世代代都無法遺忘的事蹟。


 


         


                                     


                                       在派出所前看見了一個解說牌。


 


                                                       上頭寫著:


                               「1942年間日方為因應太平洋戰局之需,


          積極召募台灣原住民青年施以軍事基本訓練,圖中為青年團操練的狀況。」


 


                                    而操練的地點就是在派出所的左前方。


 


                部落族人用碑牌寫下歷史,讓後代子孫珍惜這塊得來不易的土地。



       

       


                                          活動中心裡有921災後重建硬體,


                          還有托兒所和老人會館,是社區開會辦公的地方。


 


           部落裡沒有中小學,讀小學需要十分鐘的車程到中原部落去上學,


                          唸國中也要搭車到下面的梅林社區去讀書,


                交通不是很方便,但是我沒聽到孩子們跟我抱怨上學很辛苦,


                                 或許,他們已經很習慣山中生活的不便。 


 


       


 


     走在部落裡,可以從這戶人家的門前穿過,接上另一條小路到田野的另一端,


               不會迷路,可以閒晃的地方不少,我覺得挺適合玩躲貓貓!


 


                             在部落的最上方,蓋有一間「餘生紀念館」


               裡頭存放霧社事件餘生「川中島的故事」和傳統文物的陳列。


                                        
       



       


                                   族人在這塊土地上,除了種稻還種菜。


 


                                       門前的小塊地,或田野間的空地,


                             就能種出一條條翠綠的四季豆、青椒或青蔥,


                          這裡的環境就在農耕中成為一個綠意盎然的清新。

       



       


       


       
       


                                      這是部落裡的門牌,很可愛吧!

       


 


                                    我們住在這裡體驗賽德克族的風情,


                 感受到的是快樂、開朗、熱情的面容,和依山傍水的好風光,


                               這裡是「清流部落」,也是山谷裡的仙境。



       
       
        

       


 


                 這是我第一次住在原住民部落,也是體驗原鄉文化的第一個驚喜。


                                沒有喧嘩,只有寧靜。沒有排斥,只有親切。


 


                                     部落裡的人,對於外來客很熱情、很好客,


                在這群賽德克族人的臉上看不到悲情,只看到樂觀開朗的笑容。


 


     「清流部落」用人文導覽與平地朋友做交流,用部落的生態與大自然結合,


                            將賽德克族純樸的一面,傳達給讓更多人知道,


                                          這是一個值得探訪的人間仙境!



 


 


                                                            延伸閱讀


                                                     姐姐,妳在拍什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飛兒 的頭像
飛兒

雲飛深處

飛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