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前學姐回國,幾個死黨相約去萬里排排坐著啃玉米,度過了難忘的時光。


                                              半年後,學姐又回來了,                             


                  這次幾個女生不想去海邊吹東北季風,於是一起上山森呼吸。


 


                    無意間看到惠蓀林場正在慶祝「木文化節」,去「惠蓀」好嗎?


                                         看在大草原上有森林吊床的份上,


                           大家一致通過,都想上山躺著享受森林裡的寧靜,


                                     對於行程規劃通常是我OK,大家都OK


                                     因為方向盤想彎到哪去,她們沒自主權。


 


                                  於是,我把我們住的地方移到了原住民部落,


                           我想帶著我的伙伴們,體驗原住民朋友可愛熱情的一面,


                                              事後證明我的決定是對的,


                          這個座落在入惠蓀林場前第一個賽德克族的「清流部落」, 


                                               依山傍水,山谷清幽靜謐,


                           當車子一彎進部落裡,我們就深深愛上這個桃花源仙境。 


              




                     我們住在部落裡唯一的一間民宿,正確的說應該是「別墅」,


                            因為房子的外觀和房間都非常美,環境更是清幽,


                              這就是我們住的地方「明月小築」,很美吧!



       


 


                  從屋內庭園往外看,主人養的兩隻寵物狗正盡忠的守著大門。



       


                      民宿大門外是活動中心的籃球場,兩邊種滿了各種花卉,


                             這麼美的花,怎麼說也要拍幾張再開始逛部落。



       


       


        沿著部落的小路閒晃,看到一戶人家的磚牆外掛滿了絲瓜,我好奇的拍著。

 



                   突然身後傳來一個稚嫩的聲音:「姐姐,妳在拍什麼?」


   

                

         回頭一看,是一對姐妹花正對著我笑,聽到有人喊我姐姐當然開心的回笑,


                                                   我說:「我在拍絲瓜啊!」


                這時姐妹花說:「這是我家種的喔!還有那些雞鴨鵝也是我家養的。


                                              我們村子裡還有羊喔,我帶妳去看。」


 





               這對姐妹花是我來到「清流部落」,第一個認識的原住民孩童,


                          她們的熱情開朗讓我很快就與村裡的人打成一片


          我愛極了這樣純真的互動,少了都會小孩的拘謹,卻多了善良的天真。 



       
       



                                       姐妹倆搶著跟自家種的絲瓜照相,



                      比著招牌YA的手勢,還不忘另一隻手要摸著小絲瓜。

       


       


         她們帶著我穿過小巷,彎過別人家的後門,來到一個橋邊看這隻小山羊,


                          原本是三隻,另外兩隻主人帶去別的地方吃草了。 


 


       


     


                                        香蕉開出的香蕉花,第一次看見,


                        我說很像荷花含苞的樣子,姐妹倆笑著說哪像。


        


        兩個好動的姐妹,一晃眼功夫居然爬上電線稈,要我幫她們與香蕉合拍,


        我是嚇得叫她們別再爬,她們是喊越大聲就爬越高,真是故意整我!



       


                             姐姐光著腳,妹妹最後連夾腳拖鞋也拿在手上,


                                         她們說:「光著腳走路比較舒服。」


            這是都會與鄉下的不同,她們喜歡用腳貼著地走路,少了束縛多了自在,


                                         而都會孩子可是名牌鞋不離腳呢。


 


       


 


        告別了姐妹花,部落裡可以逛的小路很多,這是一個四面群山環繞的村落,


                    一眼望去,衍然看不出來這是大馬路邊彎進來的田野,


                          住在這裡的原住民,都是霧社事件中存活的遺族,                  

                     屬於台灣第14支原住民賽德克族居住的「清流部落」。

 



       


 


                             部落裡的人,對於外來客都是親切打招呼及問候的,


                                         走了兩個姐妹花又來了一對兄弟寶。


 


            兄弟倆一個忙著吹大大的氣球嚇我,另一個忙著在汽球裡裝水變魔術,


                        他們很可愛,拉著我說要帶我去拍花,拍花我可樂了,


                   我說「醜花我可不拍」,沒想到他們真的帶我來拍很美的花。


 


         



                           


                                  亂了花序的「山櫻花」、大紅色的「


                                            和我第一次看到的「洛神花」!                      




                


                                                                     


       


                 在藍天下,結了紅色果實的洛神,也開出了淡黃色的「洛神花」。


 


                      我問種花的主人,什麼時候才是洛神成熟可以採收的時間,


                 她說:「當整枝的花都掉了之後,就可以採下來曬乾成洛神了。」



       


       


                            不曾這麼近距離拍洛神花,一整片都是真的很美!


       


            兄弟倆又帶我來看「正在曬太陽的咖啡豆」,用陽光曝曬取代烘焙,


                               再曬過幾次之後就能把殼撥掉成咖啡豆了。


 


                                        空氣中似乎飄著淡淡的咖啡香。



       


       


                                           途中哥哥遇到了同班同學,

                      這個來自泰雅族的小帥哥也加入了帶我逛部落的行列,


                           他們的熱心和善良,讓來自台北的我非常感動,


                       我以為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和關懷,已經越來越淡薄,


                         沒想到在鄉間的部落裡,依然存在濃濃的人情味。




                                   



                    他們告訴我部落的警察局只上班五天,警察也周休二日。


 


                   「這裡的警察怎麼這麼好?假日還能放假?」我驚嘆著。


                                                      他們回答說:


              「因為我們部落的治安很好,沒有壞人,所以警察假日可以放假。」


 


                    連孩子們都認同自己居住的地方,是一個遠離犯罪的仙境。



       


                      不同族群卻是哥倆好,拍照也要來個好哥們的搭著肩。


       


       


        從投80縣道轉進「清流部落」,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大片綠油油的稻田。


       


                          我以為錯過今年的豐收期,再也看不到結實纍纍的稻穗,


               沒想到這兒的二期稻作正長得青翠,沾著露水的稻田散發著青草味,


                                 顆顆飽滿,稻穗與稻禾隨著風波浪,美極了。



       


       


                                       我和三個兄弟檔邊逛邊喝著飲料,


                           這兩個部落青年突然騎著車到我們身邊說:


                               「小姐,可以浪費妳一張底片嗎?」


 


                                          哇~~見識到這個部落裡的人,


                   從小的到大的,從女的到男的都很熱情,也都很愛拍照


                                  他們的意思是「要我幫他們拍照啦!」


 


                   我當然樂於幫他們拍照,這群賽德克族的朋友太可愛了!



       

                              部落裡的天空很藍,花開得很美,人情更是溫暖,


                          忘了秋天的涼意,我在清流部落感受到熱情的歡迎。


 


       


                      


                          姐妹倆第一聲「姐姐」,拉近了我與這個部落的距離。


 


                   住在部落短短的兩天中,我感受到親切的問候和濃濃的人情,


                              我答應兄弟檔要把他們的照片放在電腦裡,


                                其實,我早已經把他們深烙在我的心裡。


 


 



 


 


                                                              延伸閱讀


                                                  山谷裡的仙境~清流部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飛兒 的頭像
飛兒

雲飛深處

飛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7) 人氣()